目前分類:Tzu Hsien的享樂人生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35077636_2430329106992841_5538453039356051456_n.jpg   35224188_2430329156992836_2862820836379721728_n.jpg

bob-dylan-freewheelin-1024x1024.jpg    35077211_2430383610320724_217193292113117184_n.jpg

左圖是The Freewheelin' Bob Dylan (1963) 專輯封面右邊則是我2017/10/10拍攝於美國紐約 Jones Street 同址 

 

誰說搖滾一定要乖戾反叛?誰說搖滾一定要代表時代精神?誰說搖滾一定要傳達理想給普羅萬世?
只有Bob Dylan有權利回答。

 


搖滾樂是燃燒跨世代歷史的愁華餘燼,自江河時代的殘缺中承先啟後;於闇夜中止息殆盡;於破曉中復生燎原;於煦風吹拂中前瞻未來;是革命大刀下劫後餘生的一縷幽魂,以史為手,撕開歷史的橫溝,並在名為「愛、希望及和平」的普世洪流中載浮載沉,見證物換星移,奢望有朝一日能游到名為「涅槃」的彼岸,與瑰麗綻放的「普世」之花牢牢地禁錮這凡塵永生永世。

 

“I’m Not There.”《搖滾啟示錄》 (2007) 
導演用了六個人隱晦代表狄倫的六個生命歷程,貌似是六個相異的故事,然而當中卻巧妙地串連在一起,彼此呼應,六個人都有著共同點,他們總庸庸碌碌在探尋著其生命根本,找尋意義真理,揭露不公不義,然而卻往往在猜穿現實的那一刻反被現實吞噬,狼狽地節節敗退,苟延殘喘,這不是一部尋常的傳記電影,是一個天馬行空虛實交錯的拼圖殘影,如果對巴布狄倫生平有大略了解的,才能悟得箇中涵理及導演的巧思。


一直以來我總有種生不逢時之感,我多希冀自己能活在 “The Beatles”(披頭四)頌揚愛、希望與和平的年代,見證 “Summer of Love”的瀟灑無懼,或者能活在 “Sex Pistols”(性手槍樂團)的仇慨龐克年代,同Sid Vicious 舉著狂亂叫囂的火炬咒罵、焚燒這世界,疾呼 “My Way”,並點燃燎原大火,做一個實在的「憤青」,訕笑這浮華世界,唾棄迂腐愚人。也許是因為現代社會相較於之前「比較」和平,導致我腦中對於上個時代的殘缺不完美所狹之而來的「美」,更沾染上綺麗的憧憬,越是不完美的缺角反而更能雜糅不同的元素,使其缺陷益發柔美。

文章標籤

Hs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​​5C06BB30-0AB9-4B8C-A5E6-EBF9BB63326C.jpg​   A6523985-980F-43BF-9640-E28E03CF38E9.jpg

    5341B4A0-326E-4F9D-B372-BAC47A870A7D.jpg

逛唱片行一直是我每天翹首企盼的嗜好及渴望,我有時不一定會買,就只是走進復刻回憶裡,呼吸舊唱盤的韻味,指尖輕撫落在唱片上的點點塵埃,那塵埃載著多少柔情多少淚,見證多少流星激昂地燃燒短暫輝煌,殞落塵世,只為在夜空中劃過一瞬瀟灑?
🍂🍂🍂🍂🍂🍂🍂🍂🍂🍂🍂🍂🍂🍂🍂🍂🍂🍂

MI0001420198.jpg              carac3.jpg

For Jeff Buckley :
101 Music 這家座落在 North Beach,San Francisco 舊金山北灘的唱片行,我總共造訪過三次,第一次由於趕時間只能匆匆一瞥,第二次才能夠有足夠的時間去細細品味箇中滋味,第三次則是特地去幫朋友購入一張 Jeff 的經典之作Grace》,於1994年他仍然在世時發行的首張錄音室專輯專輯當中收錄了一首 Jeff 翻唱自 Leonard CohenHallelujah,此首翻唱更被譽為史上最佳翻唱之一,也是 Jeff 最廣為人知的歌曲,是一首福音之歌,有別於一般的福音歌曲演奏方式,他使用民謠的方式呈現,更讓此歌饒富靈魂韻味,但這首並非我最愛的歌,我的最愛是他未能及時完成便如流星般殞落成星塵的第二張專輯中Sketches for My Sweetheart the Drunk 》的 Jeff Buckley - Everybody Here Wants You,他用他那心醉心碎,時而壓抑,時而嘹亮且唱盡心肺裡的特殊嗓音以及略帶哭腔的唱法,唱出對一個女人最深層的渴望,這首也是我愛上他的絕對。

Jeff Buckley - Everybody Here Wants You

Jeff Buckley - Hallelujah (Official Video)


🎶
漫不經心地手指掠過一張張典藏,一邊與唱片行的資深員工閒聊關於 Jeff 的事,結果員工出乎意料地和我說他看過 Jeff,語音一落,我心中為之一驚,心臟好似有人一掐地縮緊,血流狂奔,直衝腦門,嚥了嚥口水,眨了眨雙眼,語調激昂宛如小孩得到蜜糖似般地持續追問伯伯,"Are you sure you had ever seen Jeff before!?",伯伯嘴角淡淡地漾起一道笑痕,"Yes.",我接著再問 "How?How?How?How could you see him!?And was he nice and sweet?","Awwwwww,he is very nice! I worked with him before."
🎶
噢,原來老伯伯在年輕時曾經擔任Jeff巡演工作人員啊,聽他說著曾經的傳奇,語畢,宛如一顆承載著無盡歲月滄桑的石子,投入我的心泉裡,激起餘波蕩漾,我久久不能自己,我直視伯伯,似乎想透過讓自己深陷伯伯那不因年華衰退,而依舊如黑曜石般熠熠生輝的雙眸中看見一個星塵穿透成永恆,點亮整個黑幕的傳說,他可否知道直至今日,依然有人惦念著他?
🎵No music, no life❤️

 

e97bddce4f0de599e5ac9808b99cb481.jpg

stairwell.jpg

 

文章標籤

Hs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